新闻中心

放下执念摆脱烦恼内心获得自由和平静

雨后,携一份轻快的心情进山。寻一条山林小路,弯弯曲曲,越走越静。雨过天晴,一阵清新凉爽之气扑面而来。远山近数,花草山石,都在雨后显得格外湿润清洁。青岛私家调查此时又人迹罕至,把脚步放慢,一个人感受着阵阵清爽和安静。路旁的野草,叶子上还留有晶莹的水珠,溪边的枯木,虬干上长出嫩绿的枝芽。清脆的鸟鸣声在山林里久久回荡,清澈的泉水从光滑的岩石上淙淙流淌,而泉水的源头远远地隐匿在密林之中。

放下执念摆脱烦恼内心获得了自由和平静

小径通幽,已不知转了几个弯路又豁然开朗。空山幽谷中,树木浓郁,群山环绕,一泓清泉潺潺流过,泉水清澈见底,两岸古木参天,青藤垂下,小路的石板上布满苔藓,远处缥缈着淡淡云雾。此时,山静,人静,心静。

空山清旷,洗涤尘嚣。人生之中需要这样一座空山,在纷繁世俗中走进空山,走进自然山水,走进宁静的内心。空山新雨后,天气晚来秋。明月松间照,清泉石上流。这是王维的空山,有松间明月,石上清泉。与自然亲近,受自然洗礼,与空山之中,诗意的栖居。

王维是个多才多艺的才子,工于草书隶书,精通音律,又擅长绘画。青年时代便已名动京城,受到皇族亲王的赏识。他有着新丰美酒斗十千,咸阳游侠多少年的意气风发,有着红豆生南国,春来发几枝的脉脉柔情,也有着大漠孤烟直,长河落日圆的壮阔豪迈。

然而在仕途上并不顺利,考中进士之后做了太乐丞,上任不久就受连累被贬济州,后经张九龄提携擢为右拾遗。张九龄被罢相后,李林甫当政,政局转向黑暗,王维也就此消沉。安史之乱时,王维被捕后被迫做了伪官。之后虽只是贬官,但在他内心还是留下一道阴影。在他三十多岁时妻子去世,内心更加痛苦,从此孤居一室。王维既不想与李林甫同流合污,又不想辞官过着清贫的生活,那就选择中隐,身在朝堂,心在山林,过着半官半隐的生活。坎坷的经历,内心的痛苦,只好寄托于山水,消解于空门。

终南山是历来隐居的理想之所,王维也成为了这里的常客。并在终南山附近的蓝田县辋川买下了宋之问的宅子,精心布置,营造了华子岗、竹里馆、辛夷坞、鹿柴等景致,共同组成了他的辋川别墅。这里依山傍水,环境清幽,平日里与好友裴迪泛舟往来,弹琴赋诗。或是闲居静坐,诵经修禅,或是悠游山水,陶冶身心。闭门阅佛经,开门迎佳客,出门访山水,人生乐事,就这样寄托于青山幽谷,内心的烦恼也消融于佛经禅理之中。

王维自幼与佛结缘,其母亲师事大照禅师三十余年,持戒安禅,志求寂静。王维和弟弟王缙也都信奉佛教。从小的耳濡目染,佛家的思想渐渐融入到他的思想意识当中,后来结识了南宗神会大师,又受到南宗禅法的影响。王维在下朝之后,焚香独坐,以诵经为事。尤其是到了晚年,晚年唯好静,万事不关心。在长期修行中,他的佛学造诣和禅悟境界自然有了很大提高。行亦禅,坐亦禅,语默动静体安然, 辋川的每一处景致都代表着不同的情趣,无论是独坐诵经,还是优游山林,也都是一种修习,一种心灵的净化。

在竹里馆,可弹琴长啸,在欹湖边,看白云青山。辛夷坞,芙蓉开且落,华子岗,飞鸟去又还。这里有着空山不见人,但闻人语响的寂静空旷,有着松风吹解带,山月照弹琴的闲适超脱,有着行到水穷处,坐看云起时的随意坦然。以佛宗禅理观照物象,以宁静的内心体味自然,禅境、心静、自然融为一体。参禅悟道成为了他平日里的重要修养。一悟寂为乐,了知诸法空相。

正如他的《鸟鸣涧》人闲桂花落,夜静春山空。月出惊山鸟,时鸣春涧中。夜静山空,花落鸟鸣,以动衬静,更显春涧的静谧清幽。静的能听到桂花落地的声音,静的连鸟鸣都响脆山谷。静的好像自己走在这空山中,忘掉一切,静下来感受这份静。而真正静的是一颗万念具寂,平静空无的心灵。王维的空山,不是空荡死寂之山,而是空旷宁静之山,是内心空明澄净之山。由此,林间明月,石上清泉,苍松桂树,春涧溪谷都成了他特有的空山。走进空山,走进自我,走进云水禅心。

一颗禅心,观照人生。一片诗心,感悟自然。浓浓禅意,清幽了山川明月。茫茫自然,又无处不顿生禅机。以禅境入心,人修禅,心澄明。以悟寂为乐,人顿悟,得禅意。在辋川隐居,有好友相陪,有山水相伴,可作诗,可参禅。佛教的四大皆空,使他看破一切,随遇任缘,放下了执念,摆脱了烦恼,内心获得了自由和平静。

人生悲欢,利禄功名,一切都化作通透空明的彻悟,空山无人,水流花开。从此,山水的境界,纯化了人生的境界。淡泊的环境。安放着淡泊的灵魂。无需他求,也无需矫作,一切都归于自然。林烟樵唱,自有不同乐趣,古木青苔,各有各的轮回。青岛私家调查空山新雨后,不只是清新盎然的风景,还有王维空静自由的心态,空无寂灭的禅意,空灵淡远的诗风。峰高鸟鸣远,空谷白云深。林泉有诗意,山水共佛心。